幸运飞艇5码公式

歡迎訪問上海益聯醫學儀器發展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熱門關鍵詞: 心肺復蘇模擬人 | 醫學護理模型 | 急救模型 | 心肺復蘇模型 | 護理模型 | 高級兒童心肺復蘇模擬人 | 嬰兒護理模型 | 氣管插管模型 | 護理急救模型 | 電腦心肺復蘇模擬人
新聞中心
上海益聯醫學儀器發展有限公司
郵 編:200032
傳真:021-63059828
電話:021-64176268
          021-64188033
          021-64188321
          021-64188291
E-mail:shyilian@126.com
MSN:shyilian@hotmail.com
營銷中心:上海市徐匯區肇嘉浜路159號友誼時代大廈16層A/D座
生產基地:上海市松江區明南路498號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社會急救系統之心肺復蘇

社會急救系統之心肺復蘇

發布時間:2016-7-12作者:益聯醫學來源:益聯醫學
       34歲的乘客金波暈倒在北京地鐵站臺上不幸身亡之后,有關中國社會急救體系的討論又一次進入了公眾視野。6月29日晚,北京地鐵6號線呼家樓站的站臺上,正在回家路上的金波倒在地鐵遮罩門前的人流中。他得到了陌生人的急救,但沒能蘇醒。
       其實,公共場所發生心臟驟停的病例屢見不鮮。幾乎每一起此類事件之后,都能聽到急診科醫生發出的零星呼吁,包括對倒地者及時實施高品質的心肺復蘇,以及為公共場所配備救命的電除顫設備。如果在呼嘯的救護車到來之前得到有效急救,一些停跳的心臟完全可以復蘇。
每一個逝去的生命,都應該能夠“推動社會急救體系的一點進步”,但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是悲劇的一再重演。
如果只是等待,等救護車等于等死
       地鐵站里,雙腿并攏、蜷縮一團、左手捂著心臟部位的金波,得到了多位陌生乘客的施救。兩名年輕的女乘客跪下來,輪流給他做了人工呼吸。一名講英語的外國姑娘主動上前,雙手疊在他的胸前,開始了有規律的連續按壓,嘗試做心肺復蘇(CPR)。此時,站內工作人員一邊疏散乘客,一邊撥打急救電話。
       王西富根據現場錄影挑出的瑕疵包括:從急救過程來看,施救者很多時間花費在猶豫、商量及人工呼吸上,胸外按壓用時很短,只持續了55次。在場地鐵公司員工沒有直接參與施救。很顯然,地鐵站里沒有自動體外除顫器(AED)。他為此撰寫的有關分析文章流傳甚廣,強調此事“折射北京地鐵急救系統性缺失”。   
       等到金波被送到距離地鐵站約一公里外的朝陽醫院,急診科醫生發現,他已沒有生命體征,屬于突發性心臟病猝死。
  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采訪時,王西富形容,當時患者的心臟就像是一個失去控制、混亂顫動的泵,只能實現正常心臟跳動25%~30%的血液吞吐,但是,施以得當的心肺復蘇,一直堅持到救護車到來,就會有一線的希望。
    針對心臟驟停者,曾有人提出“緊急白金十分鐘”的概念。但在他看來,十分鐘是個太奢侈的概念。
   “心臟驟停后,每晚一分鐘生還率降低10%,10分鐘以后生還率還剩多少?”
       目前,多地對救護車到達現場所承諾的時間均不相同,美國和日本為7分鐘左右,香港地區的承諾為12分鐘左右,北京為15分鐘左右。可就算是再好的救護車,在與死神的賽跑中,也顯得力不從心。王西富坦言,絕大多數心臟驟停者都等不到救護車的到來。“只能靠自救和互救,等急救車相當于等死。”
       國家心血管病中心發布的《中國心血管病2014》報告顯示:全國每年發生心臟性猝死預計為54.4萬例。相當于每分鐘約有1人發生心臟性猝死。
       而日本急救醫療財團的《2010日本急救復蘇指南》顯示,在日本,由市民發現的心臟驟停患者,由急救隊實行電擊的情況下,一個月后的社會回歸率是17.9%,而由市民實行電擊的情況下是35.8%,是前者的兩倍。
  地鐵6號線,全北京人流量最大的地鐵線路之一。在需要急救的時刻,金波卻沒有遇到能夠實施心肺復蘇的救星,也沒有迎來任何一臺自動體外除顫器。
      王西富指出,很多居民的急救知識都是錯誤的。他見過一個哭笑不得的場景:當他趕到病人家中時,其家人正在使勁兒掐著病人的人中,而病人因為心臟驟停已陷入昏迷狀態。
      今年,中華醫學會科學普及分會、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心肺復蘇學專業委員會發起了“全國心肺復蘇普及進億家精準健康工程”。實施這項工程的背景是,我國面臨心臟驟停患者院外CPR成功率低于1%、CPR技術的普及率低于1%、醫務工作者向家庭成員傳授CPR技術低于1%的“三低”窘境。
  主辦方提出,我國現有醫務工作者及經過CPR專業培訓人員近兩千萬名。通過普及工程,希望在兩億人中普及CPR,使其普及率5年后增長至15%~25%,“接近發達國家心肺復蘇最低普及率”。
       與之對照的是,法國CPR培訓普及率為總人口的40%,德國為80%。美國僅接受過CPR技術培訓的人數就超過7000萬,將近總人口的四分之一。
       作為院外心臟驟停者,要想最大程度生存下來,只能依賴于非專業急救。也就是身邊的人急救。而高品質的CPR與盡早實施AED除顫,是挽救生命的最快辦法。”王西富這樣解釋CPR與AED的重要性。
  他把除顫比作奪回心臟“司令部”而實施的必要打擊,而CPR只是為這項“打擊”而做的準備。“用高級電流,‘嘭’一下子讓所有的細胞都停下來,讓‘司令部’重新奪回指揮權,讓因失控而顫動的心臟重新恢復跳動。”
  據《中國紅十字報》報道,中國目前公共場合配備的AED設備數目不超過1000臺。而美國AED目前社會保有量超過100萬臺。另有報道稱,2010年上海世博會期間,因為公眾現場實施AED除顫救治的法律問題未能解決,最終放棄在世博園區內設置AED。
   “根據國內的一些規定,AED仍僅限于醫務人員使用。”王西富介紹,這有違AED作為公眾除顫儀器被發明推廣的初衷。“AED的設計初衷其實是給普通人用的”,王西富說,AED在國內仍舊被定義為醫療器械,其產品注冊表中需要注明,“該產品支援在院前或者院內使用,且只能由受過該設備操作培訓并接受過基本生命支援和高級心臟支援培訓的合格醫務人員使用”。
  金波去世之后,他的親友表達了對見義勇為者的感激。
    “我們特別要致謝當天在地鐵救助金波的三個好心人,我們不知道你們的名字,我們親人謝謝你們讓金波在他生命最后時刻感受人世的溫暖。”金波的妻兄鄧飛表示。鄧飛表示,親友們“稍感遺憾”的是,金波躺在地鐵站長達50分鐘內,沒有獲得專業心肺復蘇設備的有力支援。
  因此,金波的親友聯合一些公益機構,在他逝世后發起了一支名為“心喚醒”的基金。該基金將以金波的名義,在全國各大城市的地鐵、車站、機場、商場等公共場所添置包括AED在內的心臟驟停緊急救援設備,倡導和推動對這些場所的工作人員進行定期的專業培訓。“最終讓公共場所配置心臟驟停救援設備和緊急救助體系成為強制性的標準配置。”“我們希望,當下一個心臟病人暈倒在站臺時,能夠讓他在第一時間享受最專業的救援,最大限度地為他爭取生命。”鄧飛表示。
  其實在國外,特殊人群的急救培訓有著明確要求:德國要求消防員每年必須參加30學時的急救培訓;意大利的外勤警察必須經過初級急救技能培訓,并學會使用AED。香港《職業安全及健康規例》規定,除醫護人員外的部分工種如保安員、運動及健身教練、空中服務員等,入行條件之一就是獲得急救證書。 “
      王西富擁有美國心臟協會急救培訓師的資質,他認為,西雅圖之所以能成為“心臟驟停生還率高達40%”的地區,很大一部分歸功于教育。在西雅圖,小學就開始教授急救知識,初中生就能上手做CPR。社會組織會出資做一些急救廣告,營造出一種注重急救的文化。
      英國政府也自2014年開始,要求將CPR訓練和AED的使用都納入到學生的急救課程當中,并要求相關培訓器材發到初中,同時對學校購買AED給予優惠。
    “我們需要有一個組織站出來,長期呼吁公眾在急救方面的認識,但在國內,這是極度缺乏的。”王西富的語調嚴肅起來。他認為,也許個體聲音很小,推動很慢,改變人的觀念很難,但總要有人來呼吁和推動。
分享到:
更多
公司簡介 | 資質認證 | 產品中心 | 醫學模型 | 新聞資訊 | 聯系我們 | 產品地圖 | 醫學教學模型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肇嘉浜路159號友誼時代大廈16層A/D座 生產基地:上海市松江區明南路498號 郵編:200032
電話:021-64188291 021-64188033 021-64188321 021-64176268 傳真:021-63059828 ICP備案號:滬ICP備16043353號
Copyright 2007-2018 上海益聯醫學儀器發展有限公司,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天天彩选4 黑龙江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 黑龙江快乐十分 河南11选5 河南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 甘肃11选5